FC2ブログ
この絆、消えないでしょう?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RACKBACK(-) - COMMENT(-)

[赤亀文] - 2008.06.07 - LOVE LETTER

LOVE LETTER

拜启

赤西仁君:

这似乎是我第一次给你写信呢,总觉得有些紧张.就好像我第一次和你见面一样,手足无措.再过三个小时我将独自驾驶海神6500号前往3800米深处引爆导管,其目的是炸断牵引日本下沉的板块连接带,其当量将要达到……啊,你好像不爱听这方面的事情,总的来说,就是这次爆炸成功的话就可以拯救日本的全面沉没了.

虽然你好像更向往在美国的生活,但是我始终觉得,故国也是一个不可替代的存在吧.因为有这样一个随时可以回来的地方,所以才有更多的自由.

你现在是在哪里呢?

我有询问过负责的官员,经过查询你并不在已经顺利抵达外国的名单里面,可是万幸你也并不在遇难名单中,即使现在这么多失踪人员,可是我却始终相信,你一定仍然在日本的某一个地方,安全的活着.

那么,你在的地方,也可以看见火山灰吧? 几乎遮蔽一切,宛如雪花的灰色碎片.

看着那样的天空,我总是会想起有一日曾和你还有一大群人,请原谅我已经不记得他们的长相和姓名,如你所知我向来是不怎么聪慧的. 我所记的就是那日无比绚烂的樱花,和你比樱花更灿烂的笑容.那天的天空碧蓝如洗,你穿着件简单的白色T和破洞牛仔裤,那个裸女形态的耳钉闪闪发光.你的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捏着个乱七八糟的饭团问我要不要吃.我真觉得梅子这种东西味道很奇怪,可是那天的饭团,真的很好吃.可惜我没有勇气告诉你.

后来去了你的家一次,没想到你却发烧了.我紧张得心脏都快停掉,就好像潜水艇到了2000米却突然漏水一样,这样的比喻,是不是比较有幽默感呢?可是你坚持不要去医院,所以也只能随你.你后来在沙发上就睡着了,脸很红,体温很高.我觉得我大概是被你传染了,所以也出现了相同症状.

我那天熬的白粥应该不怎么成功吧?不过很感谢你喝了两大碗,还笑着对我说好喝.你家的PIN是条很乖的狗,因为担心你的病所以一直趴在你的旁边.后来我有带它出去散步.抱歉没有告诉你.我和它一起走在你家外面那条小巷的时候,不禁会想,平时你是不是也这样带他出去散步的,那么我,是不是在重复着你曾经走过的路径呢?这样一想,总有些害羞的感觉,哈哈,大概是之前看了几本关于春日忧伤的书,重叠的时光,重叠的足迹,如果在晚饭之后和你一起带着PIN出去散步,看着太阳慢慢从远方沉默,四周渐渐下来,想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不知道PIN现在怎么样了,希望它也能和你一样一切安好.可惜的是你的那间公寓应该已经在地震中被毁坏了.你从世界各地收藏的那些纪念品大概也一样.不过只要能够活下去,就能够把一切重新建立起来对不对?恩,接着之前的说,那天你发高烧,我趁你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件事,不过即使是现在也不能告诉你,我怕你生气之后我们就做不了朋友了.XD

不知不觉间我们认识也有十几年了吧?本来想着在我们认识第二十年的时候告诉你一件事,但是看来不太可能了.最近一直在想着和你认识这么多年来发生的事情,刚认识的时候我总是躲在你身后连话都不太敢对别人说的样子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后来我们渐渐长大,渐渐变得陌生客气起来,那样的回忆,真是希望能少一点,可惜它们似乎占据了一大部分.

MA,还是说些快乐的事吧,我们不也曾经一起去过海边,那个冲绳的夏天可真热啊!但我记得你蒙着眼睛去劈西瓜,结果却劈到隔壁晒太阳的大叔然后被追着跑的样子,还有我们一起傻乎乎的踩着每一朵翻滚而来的浪花的样子,还有我们一起瘫在沙滩上被刺眼的太阳晒得睁不开眼睛的时候你还有力气用手指去抠沙子企图挖掘出寄居蟹的老巢的样子.你似乎生来就是属于春天或者夏天的,见不到太阳的严冬不适合你.我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最近因为火山灰的关系看不到太阳,会让你心情很差吧?

恩,时间快到了,那还是再说点别的吧.我手里有一张你的照片,抱歉那是之前去海边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拍的.我自私的决定这次航程也带上它.你知道3800米的深海是什么样子嘛?那里是绝对的宁静,也是绝对的暴虐.面对大自然的力量,人类是无比的渺小.可是我心里非常的平静.看着你的笑容,在那样的蓝天碧海之下,真是让人觉得非常非常的幸福.我们不应该惧怕海洋,也不应该憎恨海洋.因为它是生命的源头.我选择做深海领航员的缘故大概一直没有说给你听吧,因为那让我有一种归属感. 其实在最深的海底,是什么也看不见的,绝对的漆.可是因为有了潜水艇的光,却可以照亮那绝对的领域.就像回到一切的最初,和大海溶为一体,却又清楚地知道,自己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在深海里每一次螺旋桨的回旋,可能就是几千米之上的海滩边上被你欢笑着踩掉的那一朵浪花,这样想着,就让人不禁的想微笑起来.即使是在那样的深海,我也并非孤独一人.

我并不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又或者是一个勇敢的人,可以毫不犹豫地为了这个国家去牺牲一切.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日本真的沉没,那么一切都回归到深海,如同最初,那也并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我觉得如果失去了那间公寓,那个海滩,以及那个春天会开满樱花的公园,以至于小巷口你经常会光顾的那间便利店,还有你常常咒骂着人太多的地铁,你应该会很不开心吧? 那些不可替代的一切,是去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也无法抚平的.

又,如果这次引爆能够成功的话,富士山的喷发就能够被阻止,那么以后你也还是可以去我们曾经去过的那家温泉旅馆一边泡汤一边欣赏白雪皑皑的山顶景色,应该还是那样宁静而美丽,

爆炸之后应该会把火山岩大批的炸起来,当然,你也可以把它们看成一场从海底3800米处降临的流星雨。浪漫一点的说法,这是我献给你的礼物.所以,请不要感动到哭哦,或许你不会哭呢,我认识的赤西君,可是非常坚强的,但是,却也非常温柔.所以,今后也请保持着笑容,开心的生活下去.这是作为你长久以来的朋友的我的心愿.

最后,请让我告诉你本来想等到认识二十周年的时候再说的话

我爱你

龟梨和也 敬上


电视的声响嘈杂不清,临时政府代理人沉痛而释然的声音在广播中无处不在

“告知全日本国民,最大的危机已经过去,足已拉沉全日本的板块经过成功爆破已经和本岛断裂,在此,感谢,并悼念为引爆付出生命的深海领海员,龟梨和也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6:58) - TRACKBACK(0) - COMMENT(2)

[赤亀文] - 2008.01.20 - 那时的你我

推文一篇
[仁龟]击掌!此时的彼时的我和我! BY: 闷笑三声
百度的ak吧和akfc都有,强推。
这是用心写出来的文字,细腻却不小女生气,感人却不煽情。犹如小火慢炖,终是在11-12章处不动声色的迎来高潮。
从不理解到完全明白,仁需要的是一部电影的时间。而kame一直在彼方隐忍着爱着,然后,比谁都耀眼的美丽着。
恋情的开始总是单恋,但是最后呢?
好的文字总是具有感染他人的力量,如果只是这文,那么真的有那么一种爱,纯粹顽强的存在。
他们之间的牵绊,比任何人都深厚比任何人都深沉
那么,为什么,不会真的有一种爱,存在于那两个人之间?
太过完美化的仁和龟,却正是我心中的仁龟。
因为他们存在,所以始终还是想要相信,
有爱存在。
即时是,那样痛苦压抑不见天日的爱。
却也比什么都纯粹热烈美丽执着专一。
最美丽的火焰是零下200多度的那种冰蓝色
几乎凝固的热爱
但是,它存在。
仁,你看见了吗?

(23:23) - TRACKBACK(0) - COMMENT(1)

[赤亀文] - 2006.08.13 - 呼吸 上

如果失去眼睛,那么只是失去光明。
如果失去耳朵,那么只是失去声音。
失去视觉的光明那么也许能发掘出心灵的景色。
失去了声音又或者能够聆听到更多真实。
所以失去那些都不可怕,除了……


拍摄的时候KAME的手状似不经意的偏离了预定位置。当然,那的确应该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可JIN敏感的锁骨却仍然诚实的颤栗了。
宛如爱抚。
察觉到这一事实的JIN有些复杂的看了看一无所知的KAME,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归于沉默。最近的说话一直很少,KAME很累,但JIN也并不轻松。顽固的感冒从巡回开始之初就没有好过,断断续续的反复着,望着镜子里深深的眼袋和演唱会上日益减少的自己的扇子,想就这么不干了的念头也不是没有过。但这些抱怨JIN从来没有和KAME说起过。事实上,KAME从来也不是他倾诉心事的对象。当然,对于KAME而言或许也相同。只不过KAME更习惯于隐藏自己的心事而不是对外宣泄。KAME很了解他,就好像他了解KAME。但正如他从来也弄不明白KAME那千回百转的纠结,KAME也不会知道对于JIN来说真正说出口的烦恼并不是最深的烦恼。那样的焦躁无力与失落,更多的是一些JIN自己都无法面对的心情。没解决的问题依然是问题,只是JIN任由它们在心底发烂腐朽,然后,只口不提。
“拍完这个要不要大家一起去唱K?”
提议的是KOKI。他的心情从宣布出道开始就非常晴朗,犹如五月的清晨一般的男子就该是KOKI这样吧,对于这样的KOKI,JIN多少是有些慕的。
“我今天要去BOXING,PASS。”
首先回绝的是UEDA,其次就是KAME。
“我今晚有约会。”
说话的时候,KAME有意无意的瞟了JIN一眼,在KOKI的抱怨声中,KAME双掌合十,露出一个甜蜜之极的笑容,
“GOMEN,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去。”
“什么嘛!KAME果然是秘密主义者啊。JIN呢?JIN要不要去?”
本来想答应,可是想起KAME那一眼,JIN鬼使神差的拒绝了。
拍摄很快结束了,TTUN很迅速的离开了。JIN搓着双手站在电梯前面不知道该不该进去。KAME说有约会,又没说一定是和他……他干嘛啊……
“呆站在这里干嘛?”
换了便服的KAME从后面轻拍了JIN一下,JIN肩头一颤,差点就倒到KAME身上。
“这个……”
“还不快进来?我的车子在停车场,你今天没有开车过来吧。”
KAME闪身进了已经到达的电梯,对着还在发呆的JIN说。
JIN轻轻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只有两个人的电梯,其实很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恋爱的错觉。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加,氧气减少,那种缺氧的现象给大脑的刺激就如同恋爱一般的沉醉。JIN静静的站在KAME身边,看着那不断变换着的楼层数字,想着不知道是在哪里看到的理论。可是那一定是错误的。因为与其说是沉醉不如说是麻痹。逃离危险是人类的本能,但有些致命的东西总是会以无法抗拒的姿态闯进来。
恋与死
如果电梯就此坠落,又或者是永远到不到了终点,那么只有AKANISHI JIN和KAMENASHI KAZUYA的二人世界就此成立。
可是电梯始终还是安全平稳的抵达了地下停车场,所以JIN和KAME还是只能这样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走向KAME的车子。
“晚餐在家吃吧。”
听见KAME的话,JIN无声的点了点头。去年年末开始的半同居状态在新年开始之后几乎就是同居了。虽然是JIN租的公寓,但是KAME却当仁不让的占据了一半的空间。玄关的拖鞋,浴室的牙刷以至于KING SIZE的床,充斥着属于KAMENASHI KAZUYA的印记。然后在每一个独自一人的夜里,被这样的气息包围,难以入睡。

(20:59) - TRACKBACK(0) - COMMENT(7)

[赤亀文] - 2006.08.10 - 当A胖遇到B龟 上

当A胖遇到B龟

六月最后的几天。虽然还算不上盛夏,却已经炎热得让人心情暴躁。赤西不知道自己的烦闷究竟是缘于天气还是口袋中不断震动的电话。现代的科技实在过于发达,即使是现在身处于离东京约几百里的深山中讯号仍然清晰而准确。犹豫了几秒,赤西还是接了电话。

“现在在哪里?”
平淡无奇的声音。赤西总是在这种时候份外怀念几年前的那个声音,即使是这样普通的问话也能传递出性感的意味。电话那边是龟梨和也。赤西仁的队友,KAT-TUN的一员,全日本一的偶像。当然,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是赤西仁的情人。但不知道是不是彼此相处过久的缘故,倦怠期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来临了,曾经的甜蜜激情通通成为了例行公事一般,而与此同时却是一天比一天更加魅惑到让人恐惧的龟梨的进化。他不知道龟梨究竟在想些什么,甚至有时候会怀疑过他们是否曾经那样的彼此深爱到不顾一切也要在一起的程度。
“JIN?”
电话那边略带疑惑的上扬语调,还依稀带着往日的情怀,即使是现在,也没有人可以把他的名字的音调呼唤得如此动听。那样简单的音节,却因为被龟梨所呼唤而有了生命力,仿佛佳酿一般让灵魂沉醉。
“我在爬山。”
“哦,这次生日PARTY定在常去的那家店,有什么问题?”
“你决定就好。”
“我已经推掉那天的所有通告了,你呢?”
“我也是。”
“那就那天见了。”
“好的。”
“……”
“KAME。”
“什么?”
电话那端的龟梨无法得知那刻的赤西究竟想说什么,因为在下一秒钟,电话断线。
而赤西在跌进那个他因为讲电话而没有注意的洞里时最后的念头是,二十六岁的生日PARTY他可能无法出席,KAME会生气吧……

当红偶像赤西仁,在六月底的某一天,在一座小山上离奇失踪。

More...

(11:24) - TRACKBACK(0) - COMMENT(3)

[赤亀文] - 2006.04.23 - 砂器 第三章

更新!~

恋のカマイタチ

僕が君を 君が僕を抱き締める理由など
瞳(め)を閉じて交わしていたい夜
恋のカマイタチが これらを切り離そうと
息を潜め狙ってるかも

僕はまだ そう、君のモノでなく,
なんだろ…傍って感じ?
隙間埋めてなりたい早く
君の横になりたい

頬を伝う悲しみの跡 拭う矛盾など
瞳(め)を閉じて交わして痛い夜
恋のカマイタチが 云うには
濁りのないハート 切り裂いても意味はない

僕が君を 君が僕を抱き締める理由など
僕が君を 君が僕を抱き締める理由など
頬を伝う悲しみの跡 拭う矛盾など
僕が君を 君が僕を抱き締める理由など
More...

(15:42) - TRACKBACK(0) - COMMENT(6)

HOME - NEXT →

カズミの♡♡部屋

RECENT ENTRY

PROFILE

RECENT COMMENT

LIKEHIKARUの俳道
(爆≧≦)

ARCHIVE

CATEGORY

BOOKMARKS

SEARCH

☆ 占い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