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この絆、消えないでしょう?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RACKBACK(-) - COMMENT(-)

[和美ちゃん成长日记] - 2005.11.30 - 龟梨和美养育中~^^

一番折腾,总算初步把和美CHAN弄好~
阿妹家的赤西JOHN真是热情的家伙啊~
一来就趴着不走了~
笑~

现在,真是有当母亲的感觉啊~
和美CHAN~CHU
要和AKA做好朋友哦!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9:59) - TRACKBACK(0) - COMMENT(0)

[赤亀文] - 2005.11.30 - First Love

First love
大电的最后一期终于收录终了。从导演的表情看KAME也知道他并不满意。KINKI KIDS的ANNIVERSARY,被他和JIN彻底的唱砸了。没有眼神交流,没有合音,当然也没有默契。KAME的声音第一次冲破了JIN的包裹,尖锐得像是随时会折断。JIN则垂头丧气得好像随时会消音一般。KAME努力的全程维持着自己冷然高傲的外表,绝对不瞥向JIN哪怕一眼。但空气里的压力好像无限大,稀薄得快要窒息。KAME的耳朵轰隆做响,只能听见自己的声音。胸口某个部位一阵阵的收缩着疼痛,不知道那是心脏还是偏离了的胃。长期睡眠不足两小时的好处终于体现,厚厚的粉底足以遮住苍白的脸色。他的脆弱没有人能看见。只有KOKI似乎察觉了什么,担忧的在结束时紧紧搂住他给予了他坚强的支持。

收录结束后JIN冷着脸一马当先的离开,KOKI似乎想说什么却还是被KAME坚决而婉转的打发掉。刚才隐隐做痛的地方现在仿佛翻江倒海一般的痛楚,如同要把身体撕裂了一般拉扯着他的每一条神经。KAME缩在休息室的一角把自己紧紧的抱成一团,周围一片暗,冷得连眼泪都被蒸发掉,如果死在这里大概会在不久之后被清扫的工人发现,那样的话就不必担心会即使腐烂掉也无人过问了。隐约的音乐声不知道什么何处传来,似乎是他的电话。KAME本来不想接,但对方似乎很有耐心,始终响着。不是JIN。JIN从来没有耐心。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时候还要想着这样的事,终于还是颤抖着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屏幕上闪现着
“加藤雅也”四个字。大概是为了明日的金田一番宣吧……

“喂……”
“KAME?怎么回事?声音这么怪?”
听见对方温暖而担忧的声音,KAME觉得似乎得到了救赎一般
“请陪着我……”
我不想独自一人。

半个小时之后KAME已经坐在了加藤的车上。
“你刚才真是吓坏我了。要不是我也在那里摄影,你不知道还要在地上昏睡多久呢!健康是最宝贵的东西,你也别太逞强了。”
“……抱歉。”
加藤SAN出现得那么快也在KAME的意料之外,之后加藤SAN问他想做什么的时候,他只是说想坐车随便走走。于是加藤SAN什么也没有问的随便开。

“前面转左。”
“接着右转。”
“……”
KAME漫无目的的在每一个转角指示着方向。夜晚的东京是如此寂寞又如此美丽。如果有那么一瞬他想过离开这个世界,那么就是这样的美让他觉得平静又心碎的时候。
为什么呢?
他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一切压力。因为他深知那是通往顶点的必经过程。他也有自信可以战胜一切流言诽语用实力做为唯一的语言。他比任何人都更加苛刻的要求自己达到更好。可是在面对JIN责备的眼神时他发现自己仍然不是强大得无懈可击。
为什么会是JIN呢?
任何人都可以误解他,恨他,等着看他的笑话。可是JIN不可以。
他们在一起七年。长久过KAT-TUN存在,长久过光芒万丈的明日之星龟梨和也与赤西仁。JIN可以选择不站在他这一边,JIN可以选择放他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一切,可是JIN为什么,竟然可以,和其他人一样的责备他?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JIN,而JIN也比谁都了解他。原来只是一厢情愿而已。
从来都是一厢情愿吧。
KAME苦笑着闭上眼睛。难道自己真如老大所说,是个有自虐狂的M?
可是就算是自虐,这世界上能够伤害他的也没有别人。

加藤雅也带着三分欣赏七分玩味的看着旁边这个神色恍惚的看着窗外的少年。KAMENASHI KAZUYA身上带着一种十九岁少年所少有的决然的气质。那是为了什么而不惜一切的绝决。他美得太过强烈太过妖异,对这个习惯平庸的社会来说是一个突兀的惊叹号。但如果他身上只是单纯的少年的无所畏惧,那么显然无法解释加藤对他过分泛滥的柔软心情。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加藤一眼看出少年被无形的东西所束缚。他可以飞得更高,但却甘心被捆绑,从流血的伤口的痛楚中获得爱情的错觉。加藤喜欢美丽的东西。KAME身上那种从骨子渗透出的孤绝的性感触动了他,让他忍不住想伸出手,让这只蝴蝶偶尔的在自己掌心停留。而KAME依赖的眼神无疑说明他离捕获的那一天并不遥远……或者就是今天……他的翅膀被那个愚蠢的驯养人狠狠的撕裂开来……没有更好的时机了……

“JIN……”
KAME的唇中无意识的吐出了一个即使是加藤也早已熟悉的名字。他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竟然遵循着KAME的指示停在了一栋住宅前面。门牌在月色下泛着微凉的光芒。

“赤西宅。”

想起刚才KAME茫然的似乎在寻找什么的样子,此刻终于有了答案。
KAME呆呆的看着二楼某扇窗户,所有曾经的气势全部收敛得踪影不见,他脆弱得好像一碰触就会碎掉。
“KAME?”
想要试着扭转些什么,加藤轻轻的呼唤着他。半饷,KAME才慢慢的回头。
“加藤SAN?”
又是那样迷芒的柔软的眼神,好像不断发出求救信号的小动物,只想把他瘦削的身体全部揽进怀中。
“……要不要喝杯咖啡?”
感觉自己似乎要把持不住,加藤苦笑着提出这个建议。KAME现在大概需要独自一人去战胜他的魔障。
“……好。”

加藤打开车门,前往下一个街口的便利店,没有看见KAME一直注视的那个窗户里人影一闪。

KAME下了车,慢慢的走到JIN的家门前坐下。九月虽然还是很热,夜晚却已经开始凉起来。青石砖的阶梯带来的寒意让KAME不禁缩成了一团。还记得曾经也是这里,JIN第一次把他做为朋友带了回家,他那时候是多么的激动与不敢相信。果然一开始错的就是他……如果开始就是不平等的关系,那么又怎么能要求JIN一定要如他所想的去回应?
不过过了今夜想来一切都会过去。那个留着小新眉只能傻傻的跟在JIN后面即使委屈也不会说出来的自己就这样遗留在这里……

“你在这里干嘛?”
并不温柔的声音,但辨认起来却如同本能。
KAME颤抖着慢慢站起来,慢慢的回过头,JIN随意的站在他面前,似乎要外出的样子。KAME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声音凝固在了喉管处,吐不出哪怕一个单音。
JIN静静的看着他,俊美的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是伸出了双手,没有说任何话。
在KAME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扑进了JIN的怀中。

“JIN,我做恶梦了。”
“我知道……”

加藤端着KAME回来只看到月下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原来KAME其实不是蝴蝶而只是一只小乌龟?认准了谁是他的主人就不会再变换。只见那个苯蛋的驯养人警戒的看了他一眼,忽然把怀中的人打横抱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进到了屋里。而KAME也好像完全遗忘了还有他的存在一样……哎呀,果然年轻人就是不顾一切呢……不过到手的猎物自己长脚回到主人手中还真是让人遗憾的事情呢。一边摇头一边发动车子,加藤计划着接下来该去哪里。

夜,还长。
不是吗?

被JIN扔到他的床上时KAME已经清醒,他似乎忘记对加藤SAN交代了?而JIN显然看出了他的想法,深深的吻住他阻止他再想其他的事情。
愤怒,不甘心都曾经有过。可是在看见月夜下那个抱膝而坐的背影的瞬间,JIN知道自己始终无法脱离这场纠缠。他束缚着KAME的身心,可是反过来意味着什么同样明显。

想让你痛苦,想让你伤心,想让你像以前那样只属于我一个人。
这样的想法不好吗?
熟练的撞击着身下这具身体,听着KAME难以自控的尖叫与呻吟,JIN微笑了。

放任你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压力,其实只是想看见你哀求的需要我的脸。
他的小乌龟有着比谁都坚硬的壳,但那壳之下却是比谁都柔软雪白的内心。

想要你的眼睛里只有我一个人……

“JIN,你真是个BAKA。”
分不清楚是汗水还是泪水,KAME在极度的高潮过后,伸出手抱住了JIN。
哪怕有蝴蝶一般美丽的外表,他也还是一只死心眼的小乌龟。

人们说最初的爱只会带来伤害。
那是因为最初的爱总是懵懂,虽然比什么都真诚比什么都热烈却也总是会错过。
人们说在最初的爱之后一定还可以找到新的爱恋。那样的爱一定会是温暖的真诚的,但往往不如最初的爱那样深刻与热切。

也许这段恋情有一天终会结束吧,而他也会找到一个温柔的可爱的女孩去爱。
可是,他再没有另一个七年,像这样纯粹的义无反顾的去爱一个人。

把头紧紧靠在JIN的胸膛之上,聆听着JIN沉稳的心跳声,KAME认命的却又带着一丝满足的闭上眼睛。始终还是无法放弃这个男人,最初的,也是最后的爱。

所以,亲爱的,请就这样紧紧拥抱着我,一起入梦吧。

(16:42) - TRACKBACK(0) - COMMENT(0)

[赤亀文] - 2005.11.30 - solitaire

这场赌局只有一个玩家,既然选择入场,就必须要坐在那里,由开始到最后,除非死去,不得缺席。

  光一注意到KAME源于那放课后仍然继续的、几近自虐的练习。

  旋转,伸展,下伏。

  硕大的舞蹈练习室,侧面一墙的镜子。

  每一面都是那个孤独起舞的身影。

  由光一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那尚且稚嫩却已经执拗的侧脸,坚毅线条刻着的,全部是永不放弃。那情景一时间和往日回忆闪烁交错,光一恍惚间仿佛看到,这里曾经的自己。

  堂本光一是堂本光一。不可复制不可重复。正如同龟梨和也是龟梨和也,即使眼见他站在了和自己同一路途的起点,也不能说他的最后就注定和自己重叠。

  那还是相当遥远的2001年。KINKI刚结束了风起云涌的海外演唱会,刚结束网上白热化的双方FANS激战,刚平息了搭档的诽闻,堂本光一结束了菜鸟刑警的拍摄,却又开始为KINKI的冬季CON以及即将来临的SHOCK忙碌着。

  KAT-TUN以堂本光一的专属伴舞而初露锋芒。虽然那时候无论是谁都知道,这个舞台的主角只有一个,就是那坚定如磐石闪耀如美钻的王子。那六个或许有远大前途此刻却充满未知性的孩子不过只是点缀。看过太多组合解散、太多孩子熬不过残酷而漫长的伴舞岁月,堂本光一即使有过什么期许,也并没有诉之言语。但如果是那个叫龟梨的孩子的话,或许能够成功也说不定。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因为KAME的坚持和努力,也源于光一骨子里对于自己的骄傲。

  POP JAM之后是SHOCK。

  堂本光一的提携是显而易见的。对此龟梨的日后曾经由衷的发表过“光一是KT的PAPA”这类的名言,这绝非是单纯的客套。这些孩子真正的舞台和电视live的经验,大部分都是从这位王子身上得到真传。及至02年,光一在SHOCK上宣布KT会开自己的演唱会的时候,心中升起了类似于幼鸟离巢一般满足又惆怅的情绪,一边反思着自己是否真的已经未老先衰,一边送去了一份出乎意料的大礼。

  来自堂本刚的单曲,此后多年,它成了KAME的专属solo。KINKI的堂本刚,事务所里有数的顶着天才光环的男子,光芒万丈的明星,为一个甚至还没有出道的小JR写歌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不过别人所不知道的,在看过刚写的词曲之后光一有过隐约的担忧。搭档一向有着惊人的敏锐,以及一针见血的犀利。那首名为《离不了的爱》总像是某种预言,又或者只是堂本刚看见了某样他未见的事物,但光一只知道,无论那是什么,对于KAME而言,是考验。

  并不是每一个JR都会遇到的考验。至少在光一的记忆里,曾经遇到过这种考验的人似乎只有自己。那是几乎死掉一次的经验。虽然现在可以淡然的回忆并感激,但如果可以,他还是宁愿从未遭遇。成为凤凰需要投身烈火,每一分每一寸,那样炙烧着的痛楚。而那之后就只剩下唯一的道路,光辉灿烂,却孤独一人。

  他的搭档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残酷。光一也并没有这么认为过。因为是刚,身为音乐者的灵魂却被拘束于偶像的身份,敏感温柔如诗人的个性却要和现实的种种交集。身为搭档,其实光一并没有义务一定去背负刚的悲伤愤怒和困惑。但在最初的挣扎过后,光一明了这就是他的考验,所以他强迫自己超常的成长起来。比任何人都坚韧,比任何人都强悍。在有限的空间里,开拓出他能得到的王国,而与此同时,把某些不切实际的向往抛诸脑后。

  这一切的结果,有时候,不能不说是因为有刚。

  所以后辈们不知道这个视工作如命像超人一般的光一前辈,也曾经是一个温软若叶的少年。

  而KAME的考验似乎比光一所面临的更为复杂纠结。KK是二人组,是无路可逃的“命运之相方”。彼此身边的那个人必须是彼此,也只能是彼此。而KAME,全部的一切依然是未知。面对的、深陷的,是JR有史以来最混乱且错综复杂的关系。

  JR的官配,其实既残酷无比,又不堪一击。犹如神秘的蛊术,复数形式的中选者,封闭空间内的狭路相逢。要么被吞噬,要么赢得胜利。虽然有过两个幸存者怎样也分不出胜负而双双胜出的前例,但这个帝国的支配者已经决意不想再要一次这样的神迹。所以fans在这之后的几年,经历的是一次次不断的切肤之痛,一对对曾经被视作两小无猜亲密无间的搭档,被现实的洪流无情的冲散。一声“出道”的前后,往往是生生两散的结局,一方飞黄腾达,一方重新修炼。因为看得见KAME的投入,所以王子不由得更为他担忧。

  这个孩子的搭档是个怎样的人呢?

  开朗俊美的标准杰尼斯美少年?外粗内细的优质准偶像?

  曾经有一阵子,KAME总是带着羞怯微笑站在他的身边,有时候光一仿佛觉得那样的他似乎已经满足,满足得好像握住了整个世界。光一想,自己也应该有过这样的简单日子吧,以为自己和对方就可以这样一直向前,直到整个世界的尽头。

  青涩故事的开始总是甜美的,因为比较容易得到满足。看着小师弟那还懵懂而专注的目光,光一只是默默走开。人最好还是学着自己长大,因为只有这样,那么自己所作的改变和选择才最坚定,且真正的强者也不会后悔。

  转眼见,已经到了2003年。

  时间证明光一的眼光神准无一错失。小新眉蜕换成细细而伶俐的剑眉,五官也舒展成亦坚毅亦妩媚的线条。仿佛是被水墨氲染的山水,一点一点的展现出了秀丽的峰峦。

  曾经羞怯如初花的少年,现在变得朝气蓬勃,曾有过的内敛与小心翼翼,已经被越来越多的自信、骨子里的刚毅,以及某种让人无法言表却也一目了然的温柔宠溺,浇灌成了鲜花,开始怒放,无所忌惮。

  仿佛正在经历甜蜜的幸福时光。

  当然或许真的是。

  那时候很多人都以为,这样两个人可以创造出另一个美妙的童话。

  但他们都忘了,梦想之路,其实一开始就注定只能独行。

  接下来是暗潮汹涌的2004年。

  是啊,一切在此时依然还是暗潮汹涌。只是所有的一式两份,在这年到底走到了终结。大概支配者也明白,再这么温情款款的并驾齐驱下去,得到的将是一份史上最美味的鸡肋,而他对这些孩子的期待,却远远不是及格那么简单。

  所以这个故事必须结束,或者毋宁说,之后的一切必须要重写开头。因为没人想看重复的童话,梦想者期待的,是未来的传奇。

  因此观者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开始,其实那更像是一个终结。

  极道2创造了前所未有的奇迹。可在午夜里看着重播的新闻片段,画面里那个初尝风光的少年眉目间隐约可见的疲惫,光一知道,终于KAME还是走上了和他相同的道路。即使,是不同的理由。

  盛放到极致的终结。引爆疯狂之后,是让人目瞪口呆的冷战。

  KAME在OSAKA的剧场飞翔,对方在东京和大女优缠绵。彼此的道路,已经鲜明。

  原来,你始终不会与我同行。

  *****************************************

  “KAME,和我去看演唱会吧。”

  KAME恭敬的答应。他一向是一个礼仪端正到让人吃惊的孩子。但光一明白这种态度从何而来。只有在心里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可是梦想又很高很高的时候,才会这样严谨的对待他人,更加严酷的对待自己。

  大地真央的舞台,另一个梦想王国曾经的王者。

  两个造梦的人在台下看着别人造梦的感觉很是奇妙。

  “做观众的感觉怎么样,KAME?”

  “会欣赏会赞叹。然后会想试试看,如果是自己在那里,会怎么样表现。”

  KAME的眼睛里是尖锐而固执的光芒。他决定的目标不会更改。

  “喜欢这份工作吗,KAME?”

  邀请KAME来看舞台剧其实是源于社长的授意。虽然说是成功而冷酷的商人,但社长本质上却是一个狂妄的梦想家。所以他才能够建立起事务所这一个造梦的帝国。KAME接下来将面对即使杰尼斯小子都罕见的考验,能否承受能否成功,一切都是关键的进行时,所以他希望光一能够亲自去对KAME耳提面命一番。而这刚好也是光一想要的。只是社长所不知道的是,光一决定如果KAME真的感到幸福的话,那么就这样放弃最初的梦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这条路有多艰难,没有人比他,堂本光一,更清楚更明了,更切肤体验。

  “喜欢。因为这份工作才能够遇到的一些人,也因为站在舞台中央的感觉真的很棒。”

  看着KAME笑得细长眼睛都快要没掉的表情,和他的身体不断散发的某种气息,光一知道这是实话,也知道无论前路是何,这个孩子已经作出了自己的选择,即使他也许连自己都无法确定。

  恋爱不是爱,爱只要确定本心已经够了,而前者只能是要两个人的互动。只有一个人的话,即使再坚定不移,也与爱无关。不过单恋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自动消亡。所谓恋爱的开始是单恋,但最后一定会是HAPPY ENDING,那是没有逻辑的胡话,即使是小学生都会嗤之以鼻。

  “YOU觉得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九月的时候社长把光一叫到了办公室丢给他看了一叠相片。这是一条绝对会进入年度前三的轰动诽闻,但很明显此刻照片到了社长手里就意味着选择权已经回到了他们手中。

  “为什么选我?”

  即使知道这句问话没有意义,光一还是问了。

  “YOU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情了。而且更重要的,YOU当年的立场,这个孩子也许也会站上,YOU很喜欢他不是吗?”

  真是狡猾的狐狸。光一苦笑,

  “现在不适合。他的新剧马上要上档,而最紧密的搭档此时出了这种消息,爆出来会影响和分散注意力。”

  其实此中内幕以及社长会作的选择,光一早已成竹在胸,他知道这番对话,也不过是社长对自己的某种检验和考量,看他是否已经有资格经历更高层次的考验。

  “那么YOU的意思是,还是要让这种照片流出去,只是现在时机未到?”

  “是,起码要推迟两个月,且要换一套对我们更有利的证据。现在这个,便宜都让别人独占了。”

  望着对面社长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光一再次体会到自己那近似冷酷的冷静,以及内心深处对那个孩子有点偏心的宽容。

  只剩一个月了,所有甜蜜时光的碎片,将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爆炸。

  不过光一知道其实所有已经注定,无论如何挣扎,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残夏。

  既然你自己无法狠下心,那么就让事实帮你一把吧。

  做为KT的一员,也做为长久以来的搭档,KAME比任何人都更早的知道了那条消息。私下两人之间究竟如何沟通的光一并不知情,他所知道的只是那之后那首他和刚的ANNIVERSARY,被唱得那般冷漠。

  夏日终结。

*********************************

  因为要给V6的十周年让道,今年的工作行程比往年比较要空闲一些。于是光一也多了一些在家的时间。身为夜行生物的他再晚的节目也不会错过。

  AIMIGO大卖百万,野猪收视不错,代言排球和数个广告。说KAME是眼下曝光率最高的艺人也不为过。电视里的排球特别节目正在出演,瘦削的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耀眼美丽的KAME正主导着对话的顺利进行。

  这样就好了吗?

  KAME像是曾经的自己,却不是曾经的自己。

  如果说之前他总是独自一人的行走在那条光辉荣耀的路上,那么至少现在刚渐渐察觉了他所背负的痛苦,虽然迟了,却开始慢慢的分担。他有那唯一的不可替代的相方。在演唱会时有那双可以握着向数万观众高举的手。只是这样,就已经觉得曾经期待过却不可能实现的幸福那么微渺的孕育了。

  可KAME却是完全的孤独了。

  与其说他是一个人的行走。不如说是那是场单人的纸牌游戏。国王,王后,红心,桃,梅花,方块通通是自己。

  这样的KAME会有怎样的未来,堂本光一第一次觉得无法预期。他坐在最前排亲眼目睹甚至参与斩断了那孩子最后的牵绊,些微的罪恶感有时候会萦绕在他心头。不过涅磐从来都要伴随着痛楚,成功的代价,只要对得到的满意,那也没什么值得抱怨。

  “Goodbye,My first and deepest love”

  隐约的,有谁说着这句话,光一就好像又看见,很久很久以前,知道了刚的秘密后站在门外始终没有力气敲门的自己。

(16:29) - TRACKBACK(0) - COMMENT(0)

HOME

カズミの♡♡部屋

RECENT ENTRY

PROFILE

RECENT COMMENT

LIKEHIKARUの俳道
(爆≧≦)

ARCHIVE

CATEGORY

BOOKMARKS

SEARCH

☆ 占い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