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絆、消えないでしょう?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RACKBACK(-) - COMMENT(-)

[未分類] - 2006.11.19 - 米路番外

本文一切基于天籁纸鸾作品天神右翼.

我想看看魔界的景色."
路西法微微示意,杨路纵然不情愿,仍然展开色的骨翼冲天而起.延绵不断
的曼珠沙华犹如蒸腾而起的地狱之焰,那样燃放所有思念一般的绝望的热
情.它们在跳跃,它们在繁衍,它们在歌唱.那样美妙而恍惚的节奏,我听得
见.

耳边是龙翼振动的鼓风声,我轻轻把路西法放到杨路的脖子处,俯身下去.
色的长发张狂的在空中飞舞,地狱的炎熔喷薄而出的火焰照耀著他雪白的
脸,光与影的交错编织成隐讳的诗篇.

7000年,你,终于回到了我的怀中.

"想要吗?"
手指轻轻划过他那凛冽的唇瓣,优美而无情的线条曾经吐露过多少伤人的
话,又曾经有多少次可以把我的心都溶化.而不论是哪一种,都被我铭刻在心
中,于孤独的日子里反复温习.即使是伤害,如果来自于他,那么也是如燃烧
殆尽后的火焰,仍然留有温暖的灰烬.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幽深的色眸子看著我,倒映在我眼中的他,身后是
地狱业火的万丈光华.我心弛念动,六翼金黄的翅膀陡然而出,弯成温柔的弧
线,包裹住他,即使是杨路,我也不想让它分享到他哪怕一丝一毫的美.那是
只属于我的,渴望.
"路西法..."
"路西法..."
只要呼唤著他的名字,就可以觉得坚强,觉得幸福了.
可是这不够,永远不够.
只想把这个身体嵌入怀中,永不分离.
我慢慢的吻过他的每一寸,犹如膜拜这世间唯一的神诋.
曼珠沙华是没有香气的,可是这千年来的绝望与思念把它们的气息酝酿成缠
绵.在每一个没有光的夜里,遥望远方.

"你知道,我一直很苯.如果你不说,我就无法明白."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做著自以为是为对方著想却又伤害著彼此的事.他胸口
那朵鲜艳到妖异的玫瑰,是我们那段伤痛历史的凭证,却也是他那样爱著我
的痕迹.没有用魔法消除,就这样一直铭刻在他完美的身躯之上,那背后的意
思,曾经我以为,是为了不忘记我曾经给的伤害,只是...

时间太长,相爱的那一段太短.
温柔只是一瞬间,彼此的思念却无比漫长.
比起不再相爱,比起仇恨,我的爱更惧怕的是被遗忘.
所以他任凭这玫瑰肆意蔓延盛开,把无尽满泄的温柔倾注给别人.
我却做了比这更无情的事.
我扔了彼此所有的回忆.
苦涩的甜蜜的痛苦的难忘的.
那是比刺他一剑更让他心疼的背叛.而他始终沉默著,不发一言.甚至在
此刻,允许我再度拥他入怀.
我的爱.
即使失去记忆,这具身体也仍然记得你.
即使这具身体消亡,也仍然有曼珠沙华替我记得你.

"伊撒尔."

他至今不愿意叫我米迦勒.我并不介意.米迦勒是属于很多人的.而伊撒尔,
却只属于这个男人而已.我无与伦比的光耀晨星,而不是地狱的王.

”傻瓜伊撒尔.”
他的眸子不再碧蓝,却清过圣浮里亚万年不灭的光芒,如果从不曾有过
夜,又怎么能看见如此美丽的景色.那样深深的宠溺与温柔,却又好像
什么都没有改变.
七千年.
即使是以大天使无尽的生命来说仍然有一点悠长的时间,没有改变的依然
没有改变.
一切在最初,既已决定.

"总觉得像在做梦一样."
他在我面前,他呼唤著我的名字,就好像七千年间无数次迂回奇妙的梦境.有
时候并不是分不清真实与梦境,

只是梦境往往过于美好,让我忍不住沉沦.
"我在你面前."

是的,亲爱的,你终于,在我的面前.
无尽的时间就此消亡,也没有任何遗憾.
因为我不会再放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11:00) - TRACKBACK(0) - COMMENT(0)

真的是再难以忍耐了. - HOME - 爱情换日线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URL


PASS SECRET

TRACKBACK

[URL] - http://lakehikaru.blog38.fc2.com/tb.php/161-2d01d25c
HOME

カズミの♡♡部屋

RECENT ENTRY

PROFILE

RECENT COMMENT

LIKEHIKARUの俳道
(爆≧≦)

ARCHIVE

CATEGORY

BOOKMARKS

SEARCH

☆ 占い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