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絆、消えないでしょう?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RACKBACK(-) - COMMENT(-)

[未分類] - 2008.04.27 -

天渐渐凉了。

虽然智嫔仍圣眷殷殷,但明帝倒也没忘了龟梨这么个人。

“奉上谕,赏梨贵人莲青斗纹锦貂鼠鹤氅一。”

“奉上谕,赏梨贵人白狐暖兜一双。”

“奉上谕,赏梨贵人石青行云庄缎二匹。”

“奉上谕,赏梨贵人如意霜广缎二匹。”

“奉上谕,赏梨贵人……”

待到内务府的长谷川公公唱完单子,龟梨微微颔首,草儿上前接过单子,并奉上礼数。长谷川一掂就知分量,当下更是眉开眼笑的上了前去。

“看公公神色颇有倦意,想是从早就忙着吧。”

“娘娘明鉴,小的从一大早就忙着把圣上的眷宠送到各位娘娘处呢。”未等龟梨再问,长谷川已接着说道“除了皇后娘娘,昴妃娘娘,和妃娘娘,润妃娘娘,余下各位主子,娘娘可是除了智嫔娘娘之后的头一个呢。不过再去仓贵人娘娘那里一趟小的今儿的差事就算完了。”

“那真是辛苦公公了。”

“娘娘可别折煞小的了。别的物件姑且不提,这白狐暖兜是圣上惦记着娘娘身子骨弱,特意赏下的。连智嫔娘娘都没有呢。”

“圣眷顾念,时时思之。”

“那小的就先退下了。”

“娘娘,这白狐暖兜真的就只你有?那你不是胜过智嫔娘娘了。“

“这位公公很会说话。我这是独一份,智嫔想必是有独三独四的了。不过,无妨。

龟梨微微一笑,看着庭院里的梨树已然残叶落尽。
“今年的雪,想必会来得早些吧。“”

京城的雪果然说来就来了。草儿毕竟还小,看见雪很是兴奋,龟梨也不去管她,任她在院子里跑来跑去,踩这踩那。

“草儿,知道哪里有梅树吗?”

虽然还不到开花的季节,但是龟梨总想看看,这属于冬季,桀傲不驯,却又艳压群芳的树。

“园子里应该没有。不过好像马场附近的林子有。“”

“我自己去。你不用跟了。”

出门的时候,想了想,终还是没有戴那白狐暖兜。

说是马场,其实并不算小。对于生于京城长于京城的龟梨来说已然是草原了。据草儿所言,乃是开国皇帝为了让子孙后代即使居于皇城之中也时刻铭记他们源于草原,是风的儿郎。虽然每年一次的木兰围猎更能彰显气魄也是各人展示文才武功之地,这马场却也是还是个好去处。不过因为冬天,草场上厚厚的一层积雪几让人眼花,而马也早早的都牵到了别处避寒,而看守的人大概是在外围,是以这硕大的马场竟然只得龟梨一人。马场右边便是一片林子,

寻了过去却发现并非梅树,龟梨不死心,提了裙子,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雪就往Deep去了。

果然……还是没有吗?

如此大的一个皇宫,确是连一棵梅树也容不下吗?

但是,若不把这里的每一棵树都看清楚,她是不会死心的。如是小半个时辰,龟梨颇觉得有些疲惫了。一不留神,绊到了一根被雪埋住的枯枝,她反应不及,整个摔倒了雪地里。如果是那才子佳人的话本,这个时候当有翩翩公子援手相助,成就一段佳话,可惜这里是皇宫,任何离奇玄幻的事件均有,除了一件。这念头刚起,就听到那个声音。

“寒人骨则病难治。”

龟梨心中千回百转,一时间尽不知如何回应。便仍坐在雪地上,不起身,不抬头。

一只手伸了过来,纤长莹白,可拉她起身的力量却是不容拒绝的。她终是抬头,对上那微微挑起的桃花眼。目光深敛,想要屈身谢过,确是脚踝一痛,身不由己的歪了下去。

没有再次倒在雪地里,因为那只有力的手,扶住了她。

无法逃避的再度四目相对,龟梨终是心中轻叹,逃不过,又如何?

“怎么一人来此?”

“想看看梅树。却不想找到现在也没见到。”

“皇宫之中,并无梅树。”

果然如此。

“不过,其实这里有唯一的一株。”

确实是有一株。就在不远的地方。因为看起来和梅树不太像,所以龟梨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来。

“这是绿梅。不过,已经很久没有开过花了。”

两人站在那棵光秃秃的不像梅树的树下,许久。

出了小树林,龟梨一个人便走了。赤西看着那个在漫天白雪中有些吃力却仍然坚持向前的浅绿色背影,并没有发现自己目光凝重。

其实一开始就看见,尖尖的下巴,狭长的眼睛,一身清淡的绿色却透着股艳丽狠决的味道。对别人,也是对自己。

这么大的雪,却一个人跌跌撞撞的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赤西开始并没有打算露面,只是这么些年独自一人来此看看那株自己幼时所种的梅树而已,并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更何况,明帝的妃嫔,自是要避嫌的。可还是没有忍住,在那人跌倒之后坐在雪地里却没有要起来的意思的时候。想让她知道,这里还有别人。

“那绿梅,今年大概就会开了吗?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呢。”

天越发的阴沉,灰蒙蒙的像被冻住,雪大得几乎可以把这个世界淹没一般。

那个背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亮色。

可是,也终会被遮掩。

“娘娘,你终是回来了!可担心死我了。”

远远的就瞧见草儿提着灯站在门口张望着,龟梨不由心中一暖。

“怎么手这么凉!瞧你,怎么就不带那白狐暖兜出去呢?!”

一边听着草儿的絮絮叨叨,龟梨的心思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那绿梅,怕是要开了吧?

梅花开了,那春天便是要到了。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但是即使化为灰烬,也总想看一回花开,那样的心情,似乎隐约能够察觉了。想到此处,龟梨目光一冷,在春天之前,总有熬不过那严冬的。

“草儿,给我传个口信儿,说我等会去拜见智嫔娘娘。”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8:14) - TRACKBACK(0) - COMMENT(1)

黯然销魂者 - HOME - 记录

COMMENT

99 - URL

您好!
您的文章: [AK]独自旅行
被我们写狗帮杂志社选入 第四期杂志

希望您给与配合

1.麻烦您写一个授权给我们,格式如下:
我,xxx(作者的名字)授权写狗帮杂志社使用《xxxxx》(文章的名字)。

2.请您给出文章配乐或配图,请发送给我。如果没有现成的,请告诉我配乐和配图的要求,我们将找人尽量满足您的要求。

===========================================

请您看到此消息后尽快的联系我,用论坛pm我或者QQ联系我,我的QQ为:313175708,请注明您的论坛ID

请您尽快联系我,谢谢!

2008.04.30(23:18) - #- - [EDIT]

COMMENT FORM

NAME URL


PASS SECRET

TRACKBACK

[URL] - http://lakehikaru.blog38.fc2.com/tb.php/187-eee9dfa7
HOME

カズミの♡♡部屋

RECENT ENTRY

PROFILE

RECENT COMMENT

LIKEHIKARUの俳道
(爆≧≦)

ARCHIVE

CATEGORY

BOOKMARKS

SEARCH

☆ 占い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