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の絆、消えないでしょう?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TRACKBACK(-) - COMMENT(-)

[FF7] - 2008.09.28 - 【SG】The gift from you

The gift from you

序章

ふたりは約束などなくても
必ず再びめぐりあえると信じあっていた
高强度训练之后的休日总是惬意的.当然,是在不卷进其他事件为前提的,当然,对于Genesis又或者是Sephiroth来说,这或者才正是有趣的部分也说不定。不然他们也不会选择在这个名为pure的酒吧了。作为坐落在Midgrad街上数一数二的地下交易产所,以纯真为名的酒吧做的生意并不只是卖酒而已。

今天注定是平常的一天。
Angeal在心中断定,同时也稍微松了口气。来了也有好一阵子,却风平浪静。除了Genesis已经灌了十数杯pure闻名已久的最烈的鸡尾酒black prince赚来无数目光之外,一切并无异常。而Sephiroth则静默的坐在一旁,面无表情。
要到极限了。
注意到Genesis已经快要喝完手上的black prince却没有再order, Angeal不禁为这个难得的休日能够如此圆满的结束而感到愉快。

当然,女神从来都不是站在Angeal的身边。

新进场的客人很迅速的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漆的发,微微上挑得眼睛则是罕有的紫色。客人的年纪似乎不大,穿着样式少见的色制服,只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脖子。窃窃私语的浪潮席卷了全场,却不约而同地顾忌着什么而无人上前。

有些人即使不去招惹麻烦,麻烦也会主动找上门。比如说Genesis,又比如,眼前的这位年轻的客人。Angeal默默地看着Genesis,却发现他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是一个响指,又叫了一杯black prince.

注定会惹来麻烦的客人在环视一周之后,径自走到了Angeal面前

“我需要你们的保护。”
“啊?”
似乎还无法消化这一事实,Angeal有些疑惑。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一群男人走进了酒吧。街的一切都有其默认的规则,而男人们的服饰说明了他们隶属于Shinra。
“小子,你觉得眼前这几个比你断奶没多几天的小子们就能够让你安全离开?”
带头的忍不住得意洋洋的地说完话之后却发现那边的四个人根本没有理睬他。
“我为什么要帮你?”
Angeal并不认为自己可以代表另外两个,所以这样询问。看追捕者的服饰是属于比较低等的职位,那么他们所负责的这个少年所犯的应该也不会是什么严重的罪行。虽然表露身份应该就可以解决事态,但是没有必要。
“有人告诉我,只有你们可以帮助我。LOVELESS。”
被忽视的不耐烦地追捕者举刀砍了过来。
“哐”的一声被Angeal牢牢地架住。

“没看见别人正在说话吗?Shinra什么时候连基本礼仪也没交了。”
Genesis像没注意到这一切似的,懒洋洋的站了起来,对Sephiroth说,
“换一家吧,这里太吵了。”
“你还没喝够啊?”
Sephiroth无奈的对Genesis说。
“你可不能因为今天是你付钱就对我的好酒量有所怨言啊。”
而另一边,在Angeal干净利落的解决了第一波之后似乎意识到点子太硬,迅速涌来的第二批援军明显实力上了一个台阶。被一群人包围同时还要护卫着似乎半点功夫都不会的少年让Angeal没空看向这边。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默默地祈祷在他解决掉全部人之前不要有人去找碴。这样大家都可以安全的离开这里。从这样悲天悯人的看法来说,以后Angeal长期被誉为那昙花一现的first class三人组中唯一的良心是实至名归的。
而事实是即便Angeal再虔诚,女神始终也是偏心着其他人的。

“那边那个长头发的,你也是他们一伙的吧!出手吧,难道是怕了。”
当头脑和身手成正比的援军部队首领看不惯剩余两人的悠闲态度,剑指Sephiroth。

“不,不公平。”
Sephiroth摇头。
“说对了,这本来就是不公平!”
为对方的识时务感到喜悦的援军部队首领注意到一边战况的改变,那个发的壮汉应该是这三人中最厉害的,先解决掉这两个人再拿来去和那个壮汉谈判吧。
但思念闪动,一把剑凌空砍来。
“竟然只挑战S,瞧不起我嘛!”
刚才还谈笑风生一副贵公子优雅姿态的Genesis狂性大发,毫不留情的出手了。而顺利解决掉围堵的士兵脱出的Angeal所见的正是这样一副景象。
“……难得的休日啊。”


“小子,说清楚你的来历,企图。为什么找我们以及你是怎么知道LOVELESS的。”
“不然呢?”
Angeal努力扮着狰狞的样子企图恐吓眼前的少年,而少年平静得如同无风的海面,倒几分Sephiroth惯有的神情。
“不然就把你直接从这里丢下去。”
虽然是唯一的良心,也并不意味着就会毫无意义的泛滥。少年很明显是shinra的敌人,虽然这并不是决定性的因素,但是麻烦当然越少越好。

少年孤独的站在悬崖的边缘处,狂风呼啸而过,带着似乎可以把他单薄的身躯整个卷起的力量。
“请叫我K。目的是你们护送我前往某个地方。”
“好啊,如果可以胜过我的话。”
Genesis浅浅微笑。
“我在这个世界并没有任何力量。但是金黄色头发的女子告诉我,只有你们可以带我到达那个地方。而我能够给与的报答则是那个女子所告知的,关于你们将来的提示。”
“命运是注定的吗?你是这样认为的?小子。”
“不是。”
“既然这样,我又为什么要为了所谓将来的事情将自己陷入可能的困境?”
“我只是必须要回去。”
“为什么要回去?”
“在那里,有人要杀死我。”
“……哈哈哈哈哈,小子,有意思。”
“将来的命运什么的我没有兴趣,不过像你这样欠扁的小子,就让我看看你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吧。”(s说话)
Genesis随意的答应了这趟前途未卜的护卫之旅,Angeal看了看Sephiroth
“最近没有任务。”
所以……这算是全员通过了?

“在我生活的地方有一个关于勇者和恶龙的传说。”
当天投宿的酒店只剩下两间双人房,Genesis毫不犹豫地把少年丢给了Angeal,自己则和Sephiroth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吃饭洗澡都完毕之后Angeal坐在自己的床上闭目养神,少年却开始讲起了故事来。
“在卷宗的记载里面,这个世界沉睡着一条无敌的恶龙。它能够释放出从天而降的陨石雨,让所有生命都死寂。可是没有人知道这条恶龙在哪里,也没有人知道这条恶龙是不是真的存在。但大家都相信一定会有一个勇者,挥舞着他的宝剑,和恶龙艰苦的战斗之后取得胜利,保护大家。有一个少年在听到这个故事以后开始努力练习剑术,决心以后要成为一个勇者,战胜那传说中的恶龙。这就是所有传说的开始,那样的平凡普通的每一天就那样过去,而以后的事情,又有谁能知道呢……”
少年觉得有点困了,打算第二天再讲这个故事,反正眼前这个发的壮汉似乎也没有在听的样子。在他睡着之后,Angeal困惑的睁开了眼睛。
这个少年曾经提到过LOVELESS和金黄色头发的女性……那么究竟……

“S, 你怎么看那个小子?”
“即使是真的既定的命运,那么也必将可以改变。”
“赫赫,因为我选择了所以称之为命运。而不是因为命运所以我选择。那小子似乎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阿。”
“那么,为什么决定帮助他?”
既然交换的筹码不称之为筹码,那么Genesis的决定当然是有其他原因。
“……我高兴啊。反正是难得的假日嘛。”
“……那就随你吧。”
“杀死敌人少的那个将会被惩罚,”
“无所谓,反正不会是我。”
“啊啊,你这样笃定的样子真让我火大。”
Genesis没有预兆的抽出了剑,而Sephiroth则早有准备的沉着以对。
“记得不要忘记时间,不然Angeal会生气地。”
“等你胜过我再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3:20) - TRACKBACK(0) - COMMENT(0)

R2 25, goodbye, your highness, goodbye, knight the zero - HOME - 钥匙丢了

COMMENT

COMMENT FORM

NAME URL


PASS SECRET

TRACKBACK

[URL] - http://lakehikaru.blog38.fc2.com/tb.php/215-c6ad3064
HOME

カズミの♡♡部屋

RECENT ENTRY

PROFILE

RECENT COMMENT

LIKEHIKARUの俳道
(爆≧≦)

ARCHIVE

CATEGORY

BOOKMARKS

SEARCH

☆ 占い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